对越还击,苏联大兵压境,为何没动武?开国中将:三大忌惮

对越还击,苏联大兵压境,为何没动武?开国中将:三大忌惮
作者:刀削面 声明:兵说原创,抄袭必究 众所周知,1979年春,我军准备对越南发起自卫还击作战时,苏联明确表态支持越南。作为对越南的支持,苏联大军压境,大有随时对我发动军事行动的态势。 这一年春节,蓉城大街小巷到处喜庆洋洋,北较场成都军区大院内,尽管也装点了节日氛围,但身处在这里的指挥员和参谋干事们,却丝毫没有感觉到节日的轻松。他们在作战室内通宵达旦,时刻关注着中越边境线上的13军和50军的状况。 1979年春节,成都市民赶集 虽然13军和50军已经分别划归昆明军区和广州军区指挥,但重大情况成都军区仍然要及时掌握。 大年初一早上8点,成都军区司令员吴克华将军准时来到军区作战指挥厅,分别与13军、50军主要领导通了电话,询问部队情况,并向所属官兵拜年。打完电话,在塔山阻击战中成名的吴克华将军心里还是不踏实,他想,20多年没打过仗的年轻一代官兵,是否血性依旧,严惩越寇? 13军39师116团2连副连长指挥作战 大年初二,吴克华将军接到北京电话,让他到北京受领任务。戎马生涯一辈子,吴克华将军接到这个电话的第一反应,是北京可能要派他到昆明军区给杨得志将军当副手,他也做好了这个思想准备。 开国中将吴克华,1913年出生于弋阳县中畈乡芳家墩一个农民家庭。1928年背着母亲在家乡参加暴动 大年初三,总政分管干部工作的副主任颜金生来到吴克华将军的住处与其谈话,告知吴克华将军,老帅们推荐他到新疆任职。这让吴克华将军始料未及,但他表示坚决服从安排。 吴克华将军临行前,叶帅找他谈话,叶帅首先询问年近66岁的吴克华将军,去新疆身体行不行。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叶帅分析当前局势,向吴克华将军面授机宜。 叶帅说,我们准备在南边动手,北边会不会策应?我们只要做好准备,他们就不敢轻举妄动。北边正在忙着搞阿富汗,打通通往印度洋的通道,顾不上南边,但是也不能不防北边在边境上搞突然袭击,抓一把就走,他们最容易下手的地方就是新疆。所以新疆的战备工作必须加强。 苏联在中苏边境陈兵 叶帅告诉吴克华将军,现在新疆仗还没打,已经人心惶惶,自乱阵脚,吴克华到任后,首要任务就是加强战备。从叶帅处出来,吴克华将军一直在琢磨“坚持内紧外松”的含义和分量。 吴克华将军从受命到新疆任职那天起,就打听新疆的情况。住处的工作人员告诉他,这两天谣言四起,说苏联大兵压境,坦克已经开到了霍尔果斯、阿拉山口跟前,纷纷向内地倒流,火车票买不上,连飞机票都很紧张,买不到票的群众租汽车往关内倒流,一些群众纷纷到乌鲁木齐投靠亲友,阿勒泰地区的牧民杀了牛羊,准备内迁。 正月十二凌晨2点,吴克华将军给远在成都的爱人张铭打电话,让她抓紧收拾东西,争取早日搬到新疆来。第二天一大早,他又给成都军区步校的领导打电话,让正在步校学习的儿子吴晓伟中断学业,与母亲一同到新疆军区报到。张铭阿姨与吴克华将军相守一生,早就习惯了搬家的生活,从南到北,搬家几乎成了张铭阿姨的专业。 是日,新疆军区召开会议,形成3条决议:一是军区成立9个工作组,由军区领导和大部领导带队赴南北疆军分区边防部队蹲点,协调军地加强战备;二是军区部队干部家属不准返回内地,边防部队尚未随军的干部家属均可随军;三是协调地方下达文件,劝住群众倒流,军区配得力干部配合。这一项任务落在了谭友林将军身上。 上个世纪70年代,乌鲁木齐火车站 谭友林将军从火车站劝阻倒流群众回来,向吴克华将军和郭林祥将军建议,部队除值班领导干部外,其他人抽空带着家属孩子,逛逛街、看看电影,用这样方式向当地群众传达一个信号。当地群众看到军地领导不慌不乱的样子,心里就像是吃了定心丸,很快稳定下来。 2月12日,吴克华将军爱人和儿子赶到乌鲁木齐。至此,军区班子成员的家属全部来到新疆。一周后,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拉开战幕。吴克华将军整天蹲守在作战指挥大厅,密切关注苏军动向,老将军深知其中之要害,两军对峙任何风吹草动都能引燃中苏边境的战火。 吴克华将军在判断苏军到底会采取什么样的方式策应越南,他要了解苏军真正的企图。可是,从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到我军从南线回撤,苏军始终都没有动静。吴克华趁机组织军区机关进行战场勘察,勘察组由他带队,从南疆到北疆,吴克华将军亲力亲为。 苏联边防军 战场勘察前,新疆军区开会,师以上单位主官第一次听到了吴克华将军对当前战备形势的分析。吴克华将军告诉大家,我军对越自卫反击战时,苏军基于三点原因没有动我动武。一是忌惮我“10亿人民10亿兵,万里河山万里营”,他们担心进得来不出去;二是忌惮两面作战,当时苏军正与阿富汗打得火热,他们急于打开通往印度洋的通道,怕一旦与我军开战,两面作战短时间内难以从战争的沼泽中抽出身来;三是忌惮我国合纵连横,时值冷战时期,中美建交,苏联想对我动手,却又怕受美国牵制。 吴克华趁热打铁说,仗没打起来是侥幸,但是这样的侥幸会重复吗?他语重心长地嘱咐与会的各级领导,宁可千日不战,不可一日不备。他告诫各级领导不要因为中苏边境大战没有打起来,就产生麻痹思想,一定要加强战备,加强部队训练。 战场勘察工作开始了。在吐尔尕特山口,这里空气氧气含量不足50%,吴克华将军高原反应严重,饭都吃不下,从吐尔尕特山口哨所下来,吴克华将军脸和嘴都变紫了。随行人担心他的身体。吴克华将军对随行的人说,当年任铁道兵司令的时候,到青藏铁路勘察,上海拔4600多米施工现场察看路基,到海波4000多米高的隧道看望慰问官兵都没事儿,这里害怕才3000多米怕啥。吴克华将军还患有前列腺疾病,为了减少小便,他一路上很少喝水,20多天南疆战场勘察工作顺利结束后,他前列腺疾病加重。 铺路建设中的青藏铁路 北疆战场勘察是从6月份开始的,大漠戈壁,温度常常达到40多度,吴克华将军带队利用2个多月的时间把北疆的每一寸边防线和战场地形勘察了个遍。9月底,勘察组一行人返回军区时,伊犁、塔城、博尔塔拉、阿勒泰等地口岸、哨所,部队布防和要点阵地,已经在吴克华将军心里烙下烙印。 吴克华将军有一条座右铭:战场是指挥员的舞台,不熟悉战场的人不可能在这个舞台上把戏演活。上世纪80年代,吴克华将军调任广州军区司令员后,有一次视察广西边防,部队的同志考虑到吴克华将军年届古稀,腿脚又不方便,精心为其制作了一幅担架。吴克华将军谢绝了部队同志的好意,硬是靠着自己的一双病腿,登上了法卡山主峰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benimages.com